卢作孚研究刊物
民生公司船舶发展情况略述(1925——1949年)
 当前位置:首页 > 图文列表
民生公司船舶发展情况略述(1925——1949年)
上传时间: 2018-10-30 11:28:37     作者: 牟莉 编     来源: 《卢作孚研究》

   编者按:本文旨在对1925年—1949年民生公司的船舶发展概况做一个脉络性的梳理,让读者能对民生公司在不同历史时期的船舶增减情况有所了解。文章主要以时间为线索叙述了民生公司在不同发展时期结合历史时间节点及社会背景调整公司运营方针,进而影响到船舶的发展变化情况,并对一段时间内的变化规律和特点有所总结。由于民生公司档案目前存放于武汉长航档案中心,编者所掌握的史料有限,故本文主要根据《民生公司史》的内容汇编而成,如有不妥之处,敬请指正。

 

 民生公司船舶发展情况略述

19251949年)

牟莉 编

192510月,卢作孚与陈伯遵、黄云龙、彭瑞成等共13人,在重庆合川通俗教育馆召开了第一次筹备会议,确定了以“促进交通,开发产业”为宗旨,卢作孚为负责人,民生公司由此发端。

  民生公司的第一艘船只——“民生”轮,是 1926年由担任总经理的卢作孚和赵瑞清到上海,基于发展嘉陵江渝合段航运、经营客运为主的营运方向,经过反复对比12个造船厂家的设计和造价,最终决定在合兴造船厂订造的。“民生”轮,是一艘适合内河支流航行的的浅水船舶。该轮长22.86米,宽4.27米,深1.52米,总吨位70.6吨,速率14.82公里。“民生”轮的投入运营,开始了民生公司的航运之路。

1927年为适航嘉陵江枯水季节,民生公司订造了第二只船舶,一艘34吨的浅水轮船,初名“新民”,后更名为“民用”,常年航行于重庆至合川之间。

  之后民生公司开辟了渝涪航线,业务日趋发展,急需有专轮行驶,遂于1929年接收了长江轮船公司因无力营运出售的“长江”轮,改名“民望”轮,专门行驶渝涪线。

  此时的民生公司虽然赢利颇丰,在川江上小有口碑,但规模仍然很小,三艘船舶的总吨位不过230吨,资金也并不雄厚,在川江主航线上,只相当于一艘小船的吨位。当时川江华轮公司大多规模小,经营管理又不善,有的公司破产尚不足偿债,有的轮船辗转租押,甚至尚未正式航行营业就已经数次易主更名,大小海损事故更是层出不穷,以致债务纠纷迭起。同时,华轮之间相互抵消力量,不能同外轮公司进行有效的竞争,致使英商“太古”、“怡和”,日商“日清”,美商“捷江”等外轮公司凭借其强大的实力,任意降低水脚(水路运输货物的运费),排斥打击华轮公司,长期垄断川江航运,民族航运业的生存状况岌岌可危。正如卢作孚在他的文章中曾谈到“与许多朋友研究扬子江上游航业的问题,皆认为关系于四川对外交通和未来的开发,非常重要。其垂危局面,不容坐视不救。”1

  面对这种危殆局面,作为公司总经理的卢作孚决定以民生公司为中心,将川江上分散的华轮公司联合成一个公司一致对抗外国航运势力,“化零为整”,统一川江航运。

  具体的办法是 “以民生公司为中心,增加资本,接收必须售卖的轮船,或合并可以合并于民生的轮船。”2具体实施时民生公司又采取了较宽厚的方式:即凡愿意归并入民生公司的川江华轮公司,按双方都能接收的条件,将其资产折价后,由民生公司用现金偿付其债务,结余部分,即作为股本加入民生公司,原有人员则全部量才录用,对被合并公司资产的折价也较优惠,并且也得到了当时川江航务管理处的有力支持。这些都使得“化零为整”,统一川江航业的进程十分迅速。

  1930年福船公司将其“福全”轮折价并入民生公司。1931年民生公司并购了10艘轮船和1艘囤船,其中最大的一艘轮船是日籍川东公司的“长天丸”,航线延伸到了宜昌,成为川江上初具规模和影响的轮船公司,总吨位从1930年的500余吨增加到2000余吨,职工人数由160余人增加到500余人。

1932年民生公司加速了“化零为整”的步伐,在兼并川江上游航运企业的基础上,把目标转移到川江下游,兼并了6家华商轮船,接收了10艘轮船,轮船总吨位增长到6839余总吨,职工1000余人,航线贯通长江直达东海之滨,成为长江上游最大的一家航运公司。

1933年和1934年民生公司再接再厉,又兼并了5家华轮公司,购买了英商太古公司沉在水底的轮船1艘,美孚公司停在上海的轮船1艘,1935年又收购了美商捷江公司的产业。总计19301935年民生公司共合并或收购了华轮28艘,外籍轮船15艘。这时,在长江上游,除英商太古、怡和,日商日清,法商聚福及华商招商、三北而外,差不多没有旁的轮船公司了。正如卢作孚所说“这一难关渡过以后,因为四川内战结束,政局统一,轻重工业逐渐发达,客货运也逐渐加多了,民生应了需要,亦即增造新的轮船,在扬子江上游控制了百分之七十以上的运输力,也结束了航业上残酷的竞争。停止扬子江上游航业作战,稳定运费,不使过高也不使过低,顾到航业,同时也顾到商人……后来太古、怡和等公司也都承认事实,相当尊重民生公司的意见了”。3

  可以说,从1930年起到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前,民生公司兼并了除一家华轮公司外的川江各中小轮船公司。在同垄断长江上游航运的外商竞争中,取得决定性的胜利,从而使得民生公司在众多的华轮公司中,异军突起,成为当时长江上游最大的一家民营航运企业。

  统一川江航运后,民生公司感到收购的大多数船舶船龄过旧,设备低劣,于是从1935年秋季开始建造新船以适应新的需要,前后共计21只。截至19377月全国抗战爆发时,已建成14只,编入航行,还有7只在船场中,沦陷之后,不知其结局。

随着战争的进行,民生公司不仅没有因航线缩短及敌机轰炸而停滞,反而获得了巨大的发展,其中就包括了船舶的大量增加。

  1937年,公司只有以油为燃料的船只30艘,以煤为燃料的船只16艘,共有船舶46艘,1938年,便增加为71艘,计23 356吨。1939年,长江中下游地区沦陷,许多小船驶到宜昌无力进川,民生公司趁机购进60多艘,再加上新造17艘,和购海关船4艘,船舶总数达到137艘,计36 000多总吨。但在宜昌购买的小船中,有20多艘不适合于川江行驶,民生公司便将他们拆装改造为适合川江行驶的新船。因此到1939年,船舶实际为116艘,共计30 426总吨。1940年由于战争中的损失以及其他因素船舶降到85艘,计25 000余总吨,为1937年的1.35倍。从1940年到1945年,每年都有增有减,平均总数仍略有增加。每年减少的原因主要有:被敌机炸沉,如“民风”、“民俗”等轮;装运汽油不慎,爆炸沉没,如“民奕”、“民来”等轮;因海损沉没,如“民惠”等轮;因无材料修理而拆毁,如“民丰”、“民淳”等轮;因收入不能维持开支而出售,如“民良”、“民欢”等轮;平均每年要减少10余艘。但另一方面平均每年又要增加新船10余艘,新增的轮船主要有:购进英商太古公司的“万县”轮;海关的“海星”轮以及“江平”、“江龙”等轮;设计新造浅水铁壳船,有“民捷”、“民悦”、“民同”、“彭水”、“字水”等轮;设计建造木壳浅水短航煤船,有“乐山”、“秀山”、“营山”等10轮;打捞修复的沉船,有“民风”、“民熙”等轮。抗战8年中,公司船舶由1937年的46艘,到1945年增加为84艘,将近增加了一倍。总吨位由18 000多吨增加到26 000余吨,增长了39%

  1945年抗战胜利时,民生公司共拥有84艘船舶,这里按照用途、大小和时间、建造年代等略述如下。

  (1)按用途分类计有:客货轮55艘,客轮18艘,拖轮11艘。

  (2)按照船只大小分类计有:

  甲级船(1 000吨以上)5艘,共6 977.8吨,占全部船只总吨位25 781吨的27%

  乙级船(5001000吨)10艘,共7 165.79,占全部船只总吨位的27.8%

  丙级船(200500吨)20艘,共805吨,占全部船只总吨位的22.5%

  丁级船(200吨以下)49艘,占船舶总数的58%,共5 000余吨,约占全部船只总吨位的22%

可见15艘甲、乙级船数量只占船舶总数的18%,吨位却占船只总吨位的55%;而数量占82%的丙、丁级小船,吨位只占总吨位的45%

3)若按时间统计:按战前的46艘船,到1945年时尚存38艘,战时新增加46艘,计7 000多吨,但新增加的46艘船中,只有2艘属乙级船(500多吨)。其余44艘中有37艘,即80%属于丁级船(200吨以下,功率也多在300马力以下,甚至只有几十马力)。说明战时增加的船只都是船型不大吨位较小适合川江浅水航行的船舶。

  (4)按可查明的80艘船的建造年代统计:30年代前建造的31艘,占38%30年代建造的25艘,占31.2%40年代建造的24艘,占30%。说明民生公司多数船只还是比较新的,30年代前的老船已经不多。

  (584艘船只中,98%82只)都是国内船厂建造的,其中民生机器厂制造了21艘,占自造船只的25.6%

  可以说抗战时川江营运的轮船中,民生公司占85%以上,经营航线及营业区域,遍及川江、岷江、涪江、嘉陵江、金沙江和乌江,营业范围广泛,开四川省航运的新纪元,非其他公司所能望其项背,对抗战运输和大后方建设,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

  抗战胜利后,卢作孚对于民生公司的航运事业,有一个宏伟的远景规划,那就是:“不仅川江要绝对优势来保持长期和平,免使不再发生惨酷的斗争,还得大力发展长江中下游,并视能力参加沿海和远洋运输”这就是他发展航业的心中蓝图。1

  于是民生公司先后在加拿大订造了9艘船舶,分别是“虎门”、“玉门”、“雁门”、“夔门”、祁门、“龙门”、“剑门”、“荆门”、“石门”,在美国购买了“太湖”“民生1号”、“民生2号”等运油轮,以及3000吨级的巨型登陆艇4艘——“宁远”、“定远”、“怀远”、“绥远”,中型登陆艇4艘——“威远”、“平远”、“开远”、“镇远”以及半成品驳船10艘以及远洋货轮等共计船舶20余艘,近30 000总吨,使得民生公司的船舶吨位急剧增长,航运规模和能力也相应扩大。这一时期船舶的增长总结起来具有以下一些变化:

  第一  抗战后民生公司的船只性能逐渐优化。抗战8年,民生公司船只数虽然由47艘增加到84艘,即增长了78.72%,但轮船总吨位的增加尚不足6 000吨,即只增长了27.41%。这表明抗战时公司增加的船只多系一些性能较差的小船。而战后4年,民生公司的船只总数虽然增加不多,由1945年的84艘增加到1949年底的96艘,只增加14.2%,但总吨位数和总功率及载重量则都有成倍增长,总吨位增长了178%,功率增加了167%,载重能力增加了295.7%。这表明战后公司新增加的船舶多是一些性能较为先进的江海船只。在96艘船只中,1945年以后增加的新船有40艘,共49 382.7总吨,占1949年公司轮船总吨位的68%。同时则淘汰了30艘技术比较落后的船只,从而使民生公司的规模和运力有了较大增加,并极大地改变了公司船只性能落后的状况。

  第二  新增船只中,大型船只占主要地位。1945年以前民生公司的84艘船只中,1000吨级以上的船只仅5艘,6 977.8总吨,占公司轮船总吨位的27%,其中最大的船只“民众”轮亦仅1 900余吨。1949年年底时的96艘船舶中,1000吨级以上的甲级船增到15艘,共43 800总吨,占公司全部轮船总吨位的60.4%,为1945年甲级船的6.27倍。

  在这15艘甲级船中,3000吨以上的船有8艘,共30 799总吨,超过了1945年时公司全部轮船吨位的总和,在1949年的甲级船吨位中,占70.3%,表明1949年时公司的甲级船是以3000吨以上的大轮为主的。

  500~1000吨的乙级船只,亦由1945年的10艘,增加到31艘,共23424.5总吨,为1945年的3.26倍,占全部轮船总吨位的32.3%

  总计甲、乙级船只,在全部船舶总吨位中的比例,由1945年的55%上升到1949年的92.7%,丙、丁级船的艘数比例亦从82%降到52%,而吨位数比例则只有7.3%了。表明民生公司自从成立以来丙、丁级小船占优势的状况在战后几年间已得到了彻底改变。

  第三  在新增的40艘轮船中,绝大多数都是客货轮或货轮,纯属客轮性质的船只有两艘小轮,140总吨。这些新增船只80%烧油,而烧煤的船只仅8艘,占20%。与战时的情况相比(煤船占74%,油船只占26%),有了极大的改变。新增船只的平均载重量、功率与速度也有很大提高,战时船只一般速度是18.53~25.52公里,平均功率为618马力,平均载重量105吨。战后新增船只航速一般增为25.52~27.8公里,功率为2 088马力,提高了2.37倍。平均载重量为650吨,增加了5.19倍。

  第四  航业人员人均船舶吨位有了极大的提高,这是衡量一个轮船公司生产力水平高低的重要标志。1945年时民生公司是4.77吨,1947年上升到8.21吨,1949年更达到11.09吨,超过了当时的轮船招商局。它从一个方面反映了民生公司生产力水平比战时提高了一倍以上。

1947年民生公司船名录

  1 一湖一众:太湖、民众。

  2二油二水:1#2#油驳及彭字水。

  3三门三海:玉门、虎门、雁门、黄海、渤海、南海。1

  4四杂四远:盛昌、镕利、庆安、江通(四杂牌小船),绥远、定远、宁远、怀远(四艘海轮)。

  5五缺六州:夔州、万州、涪州、泸州、叙州、合州(后更名为门字号船)。

  6七拖:生聚、生众、生存、生辉、生灵、生黎、生民等七艘拖头。

  7八龙:生机、生平、生活、生理、生动、生色、生息、生镕等八艘小火龙(小船)。

  8九九江山:湘江、沅江、沱江、岷江、涪江、资江、乌江、赣江、渠江;

眉山、营山、彭山、巫山、梁山、屏山、秀山、璧山、乐山。

  9卅一驳:1#3#9#11#12#13#14#16#18#20#21#22#23#24#301#302#303#304#305#306#307#308#309#310#311#312#313#314#315#316#及改装的民俗驳。

  10五十八民:民本、民权、民联、民风、民俗、民和、民万、民贵、民族、民夕、民锋、民泰、民康、民宪、民政、民勤、民来、民文、民武、民熙、民苏、民运、民意、民协、民享、民福、民治、民安、民朴、民恒、民由、民教、民捷、民悦、民昌、民有、民胜、民同、民实、民好、民选、民表、民生、民法、民觉、民殷、民勉、民视、民律、民听、民翔、民楷、民言、民瞻、民新、民敏、民光、民模。

  资料来源:民生公司《简讯》第920期,第三版,1947929日。

    总之抗战后的4年里,民生公司的船舶,无论在艘数、吨位、功率、载重量和性能、速度等方面,都有较大的增长和提高,从而彻底改变了公司过去船舶小而陈旧的状况,轮船性能和设备也有了不同程度的改善,成为全国仅次于招商局的几家大轮船公司之一(1947年底,招商局的轮船吨位为34万吨,民生为5.4万吨,中国邮轮公司5.2万吨,中兴轮船公司5.4万吨,台湾航业公司3.3万吨,三北航埠公司2.2万吨),为加速我国航运业近代化进程作出了贡献。同时,由于民生公司航线由内河支流而贯通长江,发展到南北洋、近海并伸向远洋,走出了自己的发展道路,在国际上亦产生了良好的影响。

                                                                             

(原文中图表与注释省略,完整内容详见《卢作孚研究》杂志。)                                                    




                                                                                                                                 (责任编辑     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