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作孚研究刊物
1938:卢作孚与宜昌大撤退
 当前位置:首页 > 图文列表
1938:卢作孚与宜昌大撤退
上传时间: 2018-10-30 11:05:08     作者: 刘重来     来源: 《卢作孚研究》


    2008年1022日,在宜昌市滨江公园长江大桥下,隆重举行了“宜昌大撤退纪念园”揭幕仪式,这是为了纪念70年前在这里发生的一场惊心动魄,关系国家命运的宜昌大撤退。

  宜昌大撤退纪念园的主体雕塑由一蓝色铁锚和“1938.10.11”这组特殊数字组成,寓意这一历史事件发生在193810月、11月间的40个日日夜夜里。雕塑正面有这场大撤退的指挥者的雕像,他就是著名爱国实业家,时任民生实业公司总经理卢作孚。雕塑上还刻有民生公司在抗战运输中英勇牺牲的116位员工名单和纪念铭文。纪念铭文写道:

    “发生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中的宜昌大撤退,是一部民族救亡的悲壮史诗和英雄乐章。……民族实业家、民生公司总经理卢作孚临危受命交通部次长兼疏运总指挥,以超凡勇智,赴宜督导。……将民族工业精华近10万吨物资设备、3万人员如期成功转移,演绎了中国大内迁最壮观一幕。”

    由于这40天的宜昌大撤退与1940526日至64日发生在法国海港城市敦刻尔克那场为期9天的大撤退有很多相似之处,因此宜昌大撤退又被人称之为“中国的敦刻尔克”和“东方敦刻尔克”。又因为指挥这场大撤退的是一位实业家卢作孚和他经营的民生公司团队,因而又被卢作孚的好友、著名教育家晏阳初称之为“中国实业上的敦刻尔克”。

 

一、临危受命,勇挑重担

    说起卢作孚,今天的青年人,可能对他已比较陌生了,但在民国年间,他可是位大名鼎鼎的杰出人士。卢作孚,重庆合川人,著名爱国实业家、教育家、社会改革家。他一生跨越了“革命救国”、“教育救国”、“实业救国”三大领域,且在每个领域都做出了杰出成绩。

    首先,作为一名爱国实业家,他创办的民生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从一只仅70吨的小火轮起家,“崛起于长江,争雄于列强”,不仅将帝国主义势力驱逐出川江,并发展成为旧中国最大、最有影响的民营航运企业。卢作孚因此被誉为“中国船王”。他倡导的融爱国主义、集体主义、艰苦创业为一体的“民生精神”被誉为20世纪“20年代至40年代企业文化建设卓有成效的一个典范”。

    其次,作为一名乡村建设理论家和实干家。他在20世纪20年代至40年代末主持开展了以北碚为中心的嘉陵江三峡地区乡村建设运动,这一运动是民国时期众多乡村建设实验中持续时间最长(1927~1949)的一个,成就也特别突出。他以“乡村现代化”为宗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建设方式,在很短时间内,使这一地区社会经济发生了大变化。把北碚这个昔日贫穷落后、偏僻闭塞、盗匪横行的小乡场建设成了一座美丽城市,被著名教育家陶行知赞誉为“将来如何建设新中国的缩影”。

  卢作孚是著名爱国者,是抗日战争中的杰出功臣。抗战爆发后,他立即号召民生公司“应该首先动员起来参加战争”,“一切工作迅速地转移到战争的轨道上来,以满足战时运输的紧迫需要”。在整个抗战期间,他率领公司员工,全力投入到战时的交通运输中去,为抗战胜利做出了很大贡献。

  卢作孚本是一位对做官毫无兴趣的人,一心扑在发展民族航运和乡村建设的事业中。如1926年四川军阀杨森时任万县市政督办,极力拉拢卢作孚出任万县市政佐办,每月除薪酬500大洋外,还有一笔可观的舆马费,但他不为所动 ,宁愿担任月薪仅30元的民生公司总经理。又如1936年四川省主席刘湘要卢作孚出任四川省建设厅厅长,他在刘湘面前软磨硬泡16个小时,就是不愿上任。但抗战爆发后,国民政府要他出任交通部常务次长,负责战时全国水陆交通运输的艰巨任务,为了国家民族利益,他没有犹豫,毅然勇挑重担。

  而发生在1938年10月至11月的40天的宜昌大撤退,正是由他指挥的一场惊心动魄抢运人员物资撤向大后方的辉煌战斗。

 

二、拥塞混乱的宜昌

  1937年77日,震惊中外的卢沟桥事变爆发,日本帝国主义悍然向我国发动了全面侵略战争,并狂妄宣称要在3个月内灭亡中国。

  不久,北京、天津相继陷落。12月,日军攻陷南京,对手无寸铁的南京百姓进行了惨绝人寰的大屠杀。193810月,武汉失守,长沙、广州也相继被侵占。

  1937年11月,国民政府宣布迁都重庆,并确定四川为战时大后方。于是华北、华东、华中等地的工厂企业、机关学校纷纷撤往大后方。当时的中国,交通极为落后。飞机少得可怜,杯水车薪,无济于事;公路因汽车少、公路少、运量有限,起不了多少作用;而铁路被日军飞机炸得七零八落,无法正常运行。因此,长江水道便成了抗战期间贯通前后方最重要的“黄金水道”,甚至把它称之为中国的命脉。然而一个严峻的问题是,当运载人员物资的轮船从长江中下游航行到宜昌后,稍大一点的轮船都不能直接溯江而上,必须在宜昌换船转运。这是因为从宜昌到重庆的648公里的水道,不仅狭窄弯曲,而且滩多浪急、漩涡汹涌、暗礁林立,只有马力大而吨位小的轮船才能继续前行。由于水道艰险,夜晚不能开航。这样一来,从长江中下游和全国铁路、公路运送来的人员、物资要溯长江上游进入大后方,不约而同都聚集到了宜昌。

  宜昌地处长江三峡中的西陵峡峡口,号称“长江的咽喉,入川的门户”。自古以来都是战略要地。193810月武汉失守后,离武汉直线距离仅300公里的宜昌便成了向大后方撤离的关键之地。

  当卢作孚于1938年1023日来到宜昌时,宜昌正处在严重拥塞、混乱之中。从上海、南京、南通、苏州、无锡、常州、武汉等地匆忙撤出来的工厂企业、机关学校的人员物资都拥塞在这里,宜昌沿长江两岸密密匝匝堆满了待运的机器设备。由于撤退时匆忙仓促,不少机器设备来不及捆扎装箱,都敞露散乱堆在地上,任凭日晒雨淋。

  而从全国各地逃难来到宜昌的难民,已达3万人之多,其中不少是科学家、艺术家、教师、工程师、医生、企业家及公务员等等。一时间,宜昌成了荟萃全国知识界精英的“人才库”。而当时的宜昌,只是个小城,城区才2平方公里,一下拥来这么多人,所有的房屋都挤满了人。不少人只好露宿街头,处境极为悲惨。

  更令人揪心的是,还有从各地逃难来的1000多难童也滞留宜昌。这些难童,有的是抗日阵亡将士的子女,有的是在战火中与亲人失散的孩子,有的是家乡沦陷无家可归的孩子,也急待转移大后方。

  卢作孚来到宜昌,也亲眼看到了这里拥塞混乱、触目惊心的场面,他写道:

  遍街皆是人员,遍地皆是器材,人心非常恐慌。因为争着抢运的关系,情形尤其紊乱。我恰飞到宜昌,看着各轮船公司从大门起,直到每一个办公室止,都塞满了交涉的人们。所有各公司办理运输的职员,都用全力办理交涉,没有时间去办运输了。管理运输的机关,责骂轮船公司,争运器材的人员,复相互责骂。

  由于人多物多而船少,那些需要运送人员物资的单位负责人都心急如焚,把轮船公司挤得水泄不通,到处在说情、请客、托人、交涉,乱成一片。一些武装押运货物的军官则气势汹汹,对办理人员打骂训斥,甚至掏枪威胁要船。由于大家都在争先恐后要船,致使轮船公司无所适从,不得不把精力都用在应付交涉上,大大影响了运输的进度。

 

三、大智大勇  力挽狂澜

  面对宜昌异常拥塞混乱的局面,卢作孚更感到形势的严峻,责任的重大。正如卢作孚自己所说:

  大半年间,以扬子江中下游及海运轮船的全力,将所有一切人员和器材,集中到了宜昌。扬子江上游运输能力究嫌太小,汉口陷落后,还有三万以上待运的人员,九万吨以上待运的器材,在宜昌拥塞着。全中国的兵工工业、航空工业、重工业、轻工业的生命,完全交付在这里了。

 

  你看,3万人的生命和全国的兵工、航空、重轻工业的生命都交付给了卢作孚。生死攸关,这对卢作孚来说,是多么沉重,多么重大的责任啊!

  然而摆在卢作孚面前的,则是几乎无法解决的两大难题:一是轮船奇缺。此时能够穿行三峡的只有民生公司的22艘轮船及其他中国公司的2艘轮船,还有几艘外国轮船。仅靠这些轮船将这么多人员和物资运抵重庆,按常规起码需要1年时间。二是当时距长江上游每年的枯水期只有40天了。而枯水期一到,水位急剧下降,运载大型机器设备的轮船根本无法开航。

  看到那些露宿街头和码头饥寒交迫的难民,卢作孚十分难过。立即下令正停靠在码头的民生公司“民族”轮、“民和”轮迅速将船改为水上旅馆,免费让难民入住,这对那些在露天艰难等待的难民不啻带来了希望。

  卢作孚拖着疲惫的身躯,亲赴各轮船公司和各码头视察,并登上了轮船,仔细了解各轮船的性能、运载量、运行状况,又与轮船公司的技术人员深入讨论。通过紧急调研,反复推演,终于拟出了一整套在40天内将滞留宜昌的全部人员物资抢运出去的办法。他来到正在轮船公司办理交涉的各单位负责人面前,有礼貌但很坚决地说:“请马上停止交涉,大家都回去,明天早晨我将和大家见面,宣布抢运安排!”大家望着卢作孚胸有成竹的样子,半信半疑地回去了。卢作孚立即连夜召开各轮船公司负责人、各轮船船长、领江、各码头技术人员紧急会议,制定出40天内将全部人员物资撤出宜昌的详细计划和具体措施。

  第二天一早,即10月24日,卢作孚在船舶运输司令部召集各待运人员物资单位负责人开会,向大家庄严宣告了“约法三章”:即从现在起,由他本人亲自掌控运输计划的实施,即所有公司、轮船、码头只听从卢作孚一人的指令和调遣。各单位的人员物资的运转顺序一旦排定,必须坚决执行,决不允许要求提前加塞,否则还要挪后装运,其后果自负。规定任何单位的人员物资安排到哪个轮船运送,何时登船装卸,都要听从指挥,严格执行,决不准自行其是。

  当卢作孚向大家宣布了他的抢运计划、行动措施和严格纪律后,表示只要大家服从命令听指挥,他保证在40天内将拥塞在宜昌的人员物资全部撤出,全场一片欢腾,不少人甚至激动得流下了眼泪。人们从卢作孚坚定自信的目光和铿锵有力的言语中,看到了希望,得到了保证。不管排前排后,都能在40天内奔向大后方,人心终于稳定下来,混乱和恐慌的局面改变了。

  由于担任运输的主力是民生公司的22艘轮船,所以卢作孚让民生公司制定了《非常时期客运救济办法》,共有21条规定,包括要求旅客们应按到达宜昌的时间先后依次购票上船;取消卧铺,一律实行坐票,过去睡1人的卧铺位,现在须坐5人;对于难童和公教人员,给予提前抢运并免费或半费优待;货物运输费用也大幅下降。

  卢作孚制定的这个办法,是以“报效国家为重”为原则。他说:

  中国轮船为了报效国家,兵工器材每吨只收运费三十元到三十七元,其他公物只收四十余元,民间器材只收六十余元到八十余元。而外国轮船只装商品,每吨运费却收三百元到四百元,即此比较,可知中国公司尤其是民生公司牺牲之多,报效国家之大了。

  为了国家民族利益,卢作孚宁愿民生公司吃亏而绝不发国难财。在卢作孚的好友、著名教育家黄炎培的日记里曾记载了一件感人至深的事:1942年48日,在民生公司的股东大会上,卢作孚讲到抗战5年来,公司因几十只轮船被击沉击伤,员工伤亡近200人,运费收入又大幅下降,致使公司严重亏损。当讲到“公司员工宁受薄薪、轻生命,为国家服务”时,卢作孚既感动,又觉得对不住公司员工,对不住公司股东,竟嚎啕大哭起来,股东们都十分感动。在场的公司董事黄炎培当即挥毫:

  “公司亏本,对不起股东,为抗战而亏本,公司对得起国家,即是股东对得起国家。……没有国家,哪有公司,中华复兴的一日,即我公司复兴的一天,全体员工、全体股东定要把国家复兴起来,同时把公司复兴起来。”

  卢作孚的一生,都是把国家民族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四、三段航行  制胜法宝

  人们也许会问,面对宜昌如此拥塞混乱的局面,面对需要1年时间才能运完如此多的人员和物资,卢作孚为什么竟能胸有成竹夸下海口,保证在40天内将人员物资全部运出宜昌呢?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卢作孚在这次抢运中运用了一个制胜法宝——“三段航行法”。

  “三段航行法”本是卢作孚与民生公司员工创造的在长江上游枯水期间保证运输不中断的办法。原来长江上游每年从12月初至第二年的2月末,就进入了枯水期。枯水期间,长江上游水位大大降低,以致平时还能开航的稍大点的轮船此时就无法开行。不少轮船公司只好停航歇业。对于轮船公司来说,一旦停航,就意味着轮船闲置、员工失业、经营亏损,甚至倒闭;对于市场来说,就意味着通货膨胀,物价上涨;对于社会来说,就会出现不稳定局面。为此,卢作孚与民生公司技术人员反复研究和实地考察,创造出长江上游枯水期不停航的“三段航行法”。

  “三段航行法”就是将长江上游宜昌至重庆的航线分为3段,每段根据不同的水位、流速、地形调配适于该段航行的轮船行驰,实行分段运输,分段转运,实在无法船运的地段,就由陆路转运至下一段航线上。

  这种航行法虽然麻烦一点,运输成本高一点,但却保证了枯水期长江上游不停航。这是中国航运史上的一大创造,是川江航行的一大奇迹。而此时此刻,卢作孚竟把“三段航行法”在宜昌大撤退中派上了用场。因为在非枯水期,从宜昌到重庆,轮船上行需4天,下行需2天,一个来回需6天,周期很长。按当时宜昌所有船只运力,要将拥塞在宜昌的人员物资全部运抵重庆,需要1年的时间。但此时还有40天,枯水期就要来到。摆在卢作孚面前的最大难题就是必须在40天内将拥塞在这里的人员物资全部撤离。只要早一点离开宜昌,就有生机,就有活路。

  为此,卢作孚当机立断,下令在枯水期到来之前40天内将“三段航行法”用在宜昌大撤退中。他把宜昌到重庆的航线分为三段;宜昌至三斗坪为第一段,三斗坪至万县为第二段,万县至重庆为第三段。除了重要军用物资和不易装卸的笨重、大型机器设备可以直接运送重庆外,其他所有物资都按“三段航行法”处理。这样一来,航程一下缩短了一半或一大半,大大加快了船只周转。

  特别是第一段宜昌至三斗坪,航程最短,还不到100华里,货船可以朝发夕至,如果有些船在中途码头存货,甚至可以做到早发而夕归。而且这一段大船都可以进出,这些大船载货量大。由于卢作孚把加快船只运转周期和加大运力的优势都集中在第一段,使宜昌的清空速度大大加快了。

  5年后,即194310月,卢作孚在《一桩惨淡经营的事业——民生实业公司》一文中也提到他在宜昌大撤退运用“三段航行法”的难忘之事:

  因为扬子江上游滩险太多,只能白昼航行,于是尽量利用夜晚装卸;因为宜昌重庆间上水至少需要四日,下水至少需要两日,于是尽量缩短航程,最不容易装卸的,才运到重庆。其次缩短一半运到万县,再其次缩短一半运到奉节、巫山,甚至于巴东。一部分力量较大的轮船,除本身装运外,还得拖带一只驳船。尽量利用所有的力量和所有的时间,没有停顿一个日子,或枉费一个钟点。

  由于缩短了航程,加快了运输周期,抢运效率大大提高了。每天清晨,都会有五六艘装满人员物资的轮船驰离宜昌;每天下午又有同等数量的空船开回宜昌,当大家看到天天都有轮船开进开出,不管排前排后,都能在40天内离开宜昌,因而人心安定了,秩序正常了。

  为了抢时间多装快跑,卢作孚要求各码头、轮船、驳船的装卸人员紧密配合,一分一秒也不浪费。由于三峡航道不能夜航,因此他要求晚上没有空袭时抓紧装卸。这样激烈、紧张的场面,卢作孚隔了好几年,还有生动的回忆:

  当着轮船刚要抵达码头的时候,舱口盖子早已揭开,窗门早已拉开,起重机的长臂,早已举起,两岸的器材,早已装在驳船上,拖头已靠近驳船。轮船刚抛了锚,驳船即已被拖到轮船边,开始紧张的装货了。两岸照耀着下货的灯光,船上照耀着装货的灯光,彻底映在江上。岸上每数人或数十人一队,抬着沉重的机器,不断的歌唱,拖头往来的汽笛,不断的鸣叫,轮船上起重机的牙齿不断的呼号,配合成了一支极其悲壮的交响曲,写出了中国人动员起来反抗敌人的力量。

  不是亲临现场指挥,不是亲自参与这场激烈、紧张的战斗,哪儿会有如此身临其境的体验;哪会写出如此生动、真实、贴切的场面。

  还必须提到,卢作孚还紧急征调了850余只民间木船参加抢运。木船短小却机动灵活,不受河道宽窄和水深的限制。虽然每只木船运量有限,但其数量大,如蚂蚁搬家,近千只木船参与抢运,也大大加快了撤离的进程和速度。特别是木船的船主都是平民老百姓,他们能为抗战出力,感到很自豪,因而奋不顾身,十分积极、十分投入。

  经过40个日日夜夜的苦战,奇迹果然出现了,宜昌的拥塞和混乱消失了。卢作孚看到的情景是“四十天内,人员早已运完,器材运出三分之二。原来南北两岸各码头遍地堆满器材,两个月后,不知道到哪里去了,两岸萧条,仅有若干零碎废铁抛在地面了”。卢作孚长长出了一口气,他终于圆满完成了这次大抢运的任务。

  在这里还必须提及一件事:1940年6月宜昌失守后,在接近日军阵地的三斗坪一带还有部分兵工器材堆在那里,一些公司惧怕日军,不敢前往装运。又是卢作孚,亲自率领民生公司的船队前往装运。每天傍晚开到,连夜装船,第二天一早就开航。就这样,又抢运了近2.5万吨兵工器材。卢作孚大智大勇,由此可见一斑。

 

五、世界战争史的著名敦刻尔克大撤退

    热播剧《潜伏》中有一句经典台词:“有一种胜利叫撤退,有一种失败叫占领。”宜昌大撤退和敦刻尔克大撤退,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改写历史的胜利大撤退。

  敦刻尔克是法国西部靠英国最近的海港城市,隔多佛尔海峡与英国遥遥相望。1940年5月,法西斯德国不宣而战,大举进攻法国。在德军飞机、坦克、大炮和机械化部队的强大攻势下,英法联军被突如其来的“闪电战”打得措手不及,仓皇撤退。524日,40万英法联军已被德军逼到法国敦刻尔克地区。德国的坦克部队已开到距敦刻尔克仅30公里的地方。德军只要再前进16公里,整个包围圈就会合拢,英法联军就无法从海上逃回英国了。

    谁知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奇迹发生了,5月24日中午,正准备向英法联军发起最后攻势的德军突然接到德军统帅部下达的“停止追击,就地待命”的命令。英法联军抓住这个宝贵时机,抢修工事、掩护撤退,迅速实施英国首相邱吉尔制定的,代号为“发动机”的撤退计划,动员英国所有大小船只将英法联军撤回英国。从526日至64日的9天之内,英国动员了850多艘大小船只,包括海轮、驳船、渔船、木船、游艇,冒着德军飞机的狂轰滥炸,将33万多名英法士兵撤回英国。这就是被称之为“战争史上一大奇迹”的敦刻尔克大撤退。

  这次大撤退为英、法两国保存了基本的军事力量,为以后重振旗鼓,开辟第二战场和大反攻保存了实力,为反法西斯战争取得最后胜利奠定了基础。可以说,它是一场大撤退,也是一场大胜利。

  但比较起来,宜昌大撤退比敦刻尔克大撤退更惨烈、更艰难。2005年3月,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特别节目《记忆——卢作孚1938》中说:西方的敦刻尔克是靠一个国家的力量,一个军事机构的指挥来完成的;而中国的宜昌大撤退,则是由一个实业家指挥完成的,在中外战争史上,只此一例。

 

六、意义非凡  彪炳史册

  我们说,敦刻尔克大撤退,使30多万英法联军安全撤往英国,从而保存了英法两国的军事实力。如果没有这几十万军队,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胜利将会大大推迟,世界历史也可能改写。

  而由卢作孚指挥的宜昌大撤退对中国的抗日战争胜利也具有相似的重大意义。

  首先,在宜昌大撤退中,有3万多难民:其中包括不少科学家、艺术家、工程师、教师、医生、公务员等,还有1千多名难童,他们安全撤离到大后方,成为大后方各条战线的有生力量和后备人才,为抗战胜利和大后方建设输送了人才。

  其次,大量军用物资和战略器材及工业设备安全撤离到大后方,为中国保存了工业基础,为战时支持抗战和大后方经济建设作出了巨大贡献。正如卢作孚到达宜昌后,看到宜昌码头两岸散乱堆放大批机器设备后感受的沉重责任:“全中国的兵工工业、航空工业、重工业、轻工业的生命,完全交付在这里了。”然而在卢作孚大智大勇指挥下这些维系中国工业命脉的机器都保存了下来。

  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特别节目《记忆——卢作孚1938》中有一段话发人深省:

  1938年的秋天,当一个国家民族工业的生死存亡全掌握在一个船运公司企业家手里时,这段故事的传奇色彩就更显浓厚。这个企业家叫卢作孚。他率领民生公司完成了著名的宜昌大撤退。在日军的炮火下,他把中国最重要的工业企业经三峡航道抢运到四川大后方。这些企业构成了抗战时期中国工业命脉,为抗战的最后胜利奠定了物资基础。

  然而民生公司在整个抗战期间也付出了沉重代价:有116名员工英勇牺牲,76名员工伤残。有16艘轮船被炸沉炸毁,69艘轮船被炸伤。民生公司在抗战中的伟大功绩名扬海内外。1943623日,著名爱国将领、时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的冯玉祥应邀到民生公司讲演,他的第一句话就说:“今天到民生公司来讲演很是光荣啊!因为很多人称赞民生公司是救国公司。”一个民营企业,居然被称之为“救国公司”,这在当时的中国,恐怕是绝无仅有的,但民生公司是当之无愧的。

  今天,镌刻在“宜昌大撤退纪念园”铭文写道:

  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中国宜昌大撤退与法国敦刻尔克大撤退齐名,气壮山河、彪炳史册。宜昌大撤退体现了中国人民在民族危亡之际,万众一心,勇于牺牲和包容团结之精神,谱写了民族统一战线新篇章,奠定了抗战胜利基础,勋业照人,万古流芳。

20世纪50年代,卢作孚被毛泽东赞誉为发展中国民族工业不能忘记的4位实业界人士之一(其他3位是张之洞、范旭东、张謇)。而卢作孚在抗战中的丰功伟绩也永载史册、流芳千古。

  可以说,卢作孚不仅是发展中国民族工业不能忘记的人,也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不可忘记的人。

(原载《炎黄春秋》2017年第6期,略有改动。)

(原文中注释省略,完整内容详见《卢作孚研究》杂志。)                                                                                                                                  

                                                                                                                                  (责任编辑  蔡艾玲)